【星锐辰】留声机 7

※正文


7.

初陷爱河的周彦辰仿佛是一只还未断奶的小狗,成天就知道跟在周锐身后左挠挠,右摸摸,得了空还得抱着人在摄像头的死角里玩儿亲亲抱抱举高高,日子就像裹了蜜一样粘腻。

周锐每天训练累得要死,为数不多的空余时间也要和周彦辰粘在一起,虽然嘴上偶尔抱怨一下对方,心里倒是感觉暖烘烘的。


PPAP的排练其实并不如大家一开始想象的那样轻松,舞蹈的编排也是出人意料的将可爱与酷帅糅合在一起,这让一直只走帅气风格的队员们纷纷感到很大的压力。

周锐作为队长,压力自然就更大了。A组的整体水平在所有小组里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,周锐的舞蹈水平本来就没有其他人好,因此平时他不仅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...

【星锐辰】留声机 6

※正文


大厂意料之中的相遇,让这三个年轻人本来已经渐行渐远的人生道路忽然又重新有了交集。

周锐和朱星杰在后台的那个拥抱,似乎将时间倒退回了他们还互相慰藉取暖的出租屋内。

他们没有多说什么,这一切都是如此来之不易,他们生怕惊扰了这场美梦,只是温柔的依靠着彼此,在静止的时光里感谢命运的馈赠,让他们在此刻重新站在了梦想的发源地,拥有了再次追梦的可能。

然而在这美妙的时刻,他们似乎是全然忘记了身后的另外一个人。

周彦辰一言不发的站在角落,冷眼看着全然投入到拥抱中的两个人。


相逢的时光总是略显仓促,他们还没来得及为重逢或多或少的庆祝一番,就被接下来的主题曲考核任务而搞得焦...

【星锐辰】留声机 5

平行时空

rps请勿上升正主。


前几章下周补 

本章⭐视角预警


5.

大厂的相见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外,只是恰巧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,他们又再次重逢了而已。


果然娱乐刚接到节目邀请的时候,周彦辰和朱星杰正在楼下的麦当劳吃早餐。

朱星杰一边努力咽着嘴里的汉堡一边对着电话频频点头,周彦辰本来正看着手机刷微博,突然被对方的一个高音吓掉了手机。

“杰哥,你不要光点头不说话啊,对面又看不到你。”

朱星杰没空理他,挂了电话就开始收拾东西,周彦辰连忙捡起手机顾不上擦嘴就跟着他往门口走。

临出门口的时候,朱星杰突然停了下来。周彦辰猛地顿了一步,手机又被摔到...

【喻黄】最暖的事

少天生日快乐!!!好久不见!!!


1、

一杯白水递到了黄少天的眼前,他只是瞅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反应,在对面售楼小姐大大的白眼里再次张开了嘴。

喻文州在边上终于开口了,他只是叫了一声黄少天的名字,对方的声音便戛然而止。黄少天老老实实地端起眼前的水杯,小口的抿了一下便又放下了水杯,只是这次他没有再开口。售楼小姐用充满崇拜的目光盯着喻文州看,而后者只是默默的朝她笑了笑。

回去的路上喻文州一直没有看过黄少天,黄少天就耷拉个脑袋闷闷地坐在那里,也不去搭理喻文州。回到家黄少天就忍不住抱住了喻文州,喏着嗓子问他是不是生气了。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他,问他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。

黄少天厚着脸摇头,喻文...

【喻黄】白蛇传 5

5.


眼前似乎有火光闪烁了一下,黄少天犹豫了一下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他的双眼有强烈的刺痛感,他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,再睁开眼时,猛地对上了一双青色的眼睛。

黄少天有一瞬间的迷茫,像是看到了两颗晶莹美丽的宝石,还有那依旧盈手可握的晶莹雪白的身躯。它依旧是美得不可一世,一如他在梦中所见那般。

但是下一秒他就反应了过来,整个人猛地向后仰去,踉跄地摔倒在了地上。

黄少天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,虽然他还在自己的卧室里,但是四周一片空旷,唯独自己身前的那根蜡烛已经亮起,火光映照在他惨白的脸上,也映在了对方莹白的身躯上。

黄少天死死地盯住火光对面的白蛇,心中满是戒备...

【喻黄】白蛇传 4

4.


黄少天自从那天从喻文州的房间里出来后就没有再见到过对方,院子里好像一瞬间就只剩他一个人一样冷冷清清的。

黄少天也不想再看到喻文州,生怕自己会憋不住做些什么,他回味着那夜和喻文州的翻云覆雨,心里是说不清的苦涩,连着那点儿痴心妄想也跟着烟消云散。

黄少天坐在屋里仔细的擦拭着手里的白玉,就好像在摸着喻文州光洁的皮肤。白玉被他摸热了,也沾染了他的体温,黄少天把它捂在胸口,最终眼角还是落下一滴泪来。

入夜之后,他收拾好所有的行李,将双肩背背在身后,走出房门的时候看着喻文州的房间依然漆黑一片,整个院子里只剩他房间泻落的那地儿昏黄色的灯光,四周一片静寂。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喻文州...

【喻黄】 白蛇传 3

3.


直到中午的时候,黄少天饿得饥肠辘辘的从屋里跑到院子里,跪求喻文州赏他一口饭吃。

说来也奇怪,整个招待所里似乎只有喻文州一个人,现在再加上一个黄少天,整个院子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,从黄少天来到这里,就再没见过其他人。

喻文州似乎没什么精神的样子,脸色也更加惨白了。他还是斜靠在桌旁,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把玩儿什么物件。

黄少天有些窘迫的请喻文州给他做午饭,喻文州抬眼看了他一下,眼里的精明一闪而过,下一秒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朝他笑了笑,起身到厨房给黄少天炒菜去了。

黄少天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探着脑袋去看喻文州在厨房洗菜、切菜、炒菜一气呵成,黄少天心里就和灌了蜜一样开心。自从...

【喻黄】白蛇传 1

前半篇后半篇好像不是一个人写的,忙里偷闲的半夜文思泉涌,然而写完也不知掉自己怎么想的。

这篇不长,一点私心,适当看看就好,因为没写完,所以结局不定,注意避雷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.


黄少天到达那个破旧的小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,由于地处偏僻的乡野间,所以城里还是水泥地加砖瓦房的样子。

黄少天随身只带了一个双肩背,里面只装了两套换洗的衣物和一些随身必备物品,出发的时候还是干净利落的样子,只是从飞机下来后又换乘了公交,到最后坐着快散架...

【喻黄】不舍昼夜 25-26 (END)

25


忙忙叨叨的战完期中考试,紧接着便迎来了跨年。黄少天和张佳乐还有肖时钦三个人在12月31号晚上的时候火急火燎地奔赴中心广场那边,一边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,一边和面似的同周围的人潮挤来挤去。等于在凌晨12点的时候,江边的礼花伴随着人们铿锵有力的倒数声,夹杂着巨大的轰鸣声在灰暗的天空中开出一朵朵五彩斑斓的金花。黄少天死死的搂住张佳乐和肖时钦的肩膀,扯着脖子往半空中看,眼睛里亮晶晶的全是烟花逝去时湮灭的星光。

黄少天喊累了,脖子也伸累了,他搓了搓冻得发红的双手,拿出手机对着天空噼里啪啦的乱照一通,然后打开微信全部给喻文州发了过去。

喻文州那边还离跨年有一段时间,黄少天呼吸里...

1 / 6

© 玉慈笑笑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